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

牧仙志第五十一章辨灾试营养

时间:2021-01-15   浏览:0次

牧仙志 第五十一章 辨灾试

牧斋院里面,三五六人嬉笑成群,你一言我一句,你推我搡,好不欢乐。没过多时,袅袅炊烟带着酒菜香气与欢声笑语弥漫到街道上。

院内热闹鼎沸,院外静寂诡异。

人们面面相窥,道牧如此嚣张挑衅,莫墨也激愤回应,皆以为即将上演一场生死决斗之大戏。这一场生死决斗,必有一人会死去,矛盾冲突将会再次升级,可遇不可求的大戏将会轮番上演。

万众期待之际,却因道牧儿戏之举,结果直下,冲突截然而至。道牧的随性行为,惹得围观好事者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“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”

“一直都是莫墨气他人,第一次见莫墨被别人气晕。”

“不知为何,我看到莫墨如此,心中有种莫名快意。”

“……”

莫白看都不看莫墨一眼,星眸凝视牧斋院。良久,衣袖下紧握成拳的手松开,转头看童伯羽,“你妹妹和他们很熟?”

“道牧救过婕儿一命。”童伯羽淡淡回应,好似不关自己那般,勒马调头离去。按照童伯羽的性子,他完全没有必要理会莫白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道出这句话。

莫白思索须臾,又将目光转向牧斋院,“第三头开始冒出尖尖角了吗?”想着,脸上不由路露出笑容,自信溢出于表,“牵牛星,开始变得有趣起来……”

月亮高挂夜幕,皎洁月光如银纱盖地,夜风拍面,清醒人心。

内城甲卫和莫家离去,大片空地被闻讯而来的好事者填满。牧星街比往常都要热闹,灯火通明,都在看牧斋院,都是议论莫家人被赶出牧斋院。

……

辨灾试,织天府第一场基础测试。

有人说,这是织天府招新过程中,最重要的一场测试。辨灾试的成绩好坏,决定你是否有足够自信在往后测试中屡获佳绩,信心在后面测试当中能起到决定性作用。

有人说,这是一场最可有可无的测试,因辨灾试当中的所有知识,都可以在古籍当中找到。世上又有多少人有这闲工夫去研究,去从技术源头保证络安全的自主可控背诵浩瀚如海,枯燥乏味的知识。

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修仙者的时间更是有限的,应该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,专注自己的道,努力提升修为,方能成就大事业。

说这些话,永远都是不关己者。

真正面临考试的人,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和期待。

牧斋院。

道牧在院内瞎逛荡,指挥工人修缮风水,以此消磨时间,候大壮争分夺秒在拼命背诵玉简内容。

道牧算是一朵奇葩,有恃无恐,一点都不急,候大壮则患得患失,显得很焦虑,无论到哪,都见他拿玉简,口念诵。

直至正阳渐老,反倒童婕最先坚持不住,将道牧和候大壮押到辨灾试地点。

“好夸张……”道牧环视左右,奈何阿萌被童婕霸占,自己无法站高远眺,候大壮就把大黑驴的背占全,“已过高峰期,亦还有如海人潮。”

“水镜仅显示十人成绩啊?”候大壮人高驴大,可远眺场地正中,那里竖着一方古朴水镜,细看是两只袅娜水妖环抱成镜,镜中水为花月水。“十几万牧徒中择选十名,可谓万中无一,消息一出,未进织天府,也可扬名立万了吧。”

“大壮,我觉得你一定能进前六。”道牧跟在童婕身后,往甲等辨灾门方向走。

“承你吉言。”候大壮怂脸,对自己严重不自信,亦或者对牧星山不自信。

甲等辨灾门同九座,童婕直接将他们带到最边缘。这里人是少一些,却依旧排着一条长龙,多为测试过的人,他们来此只为再度挑战自己极限。

测试效率极高,走进辨灾门,多是二三息就出门,慢则十数息。

无论测试多少次,总有人欢喜,有人忧。很多人对自己的成绩都不满意,好在测试期间,你可无限制尝试。

在“金日成花”展览上 “童婕仙子。”

童婕到来,考生们一个个激动得无语伦次,或是整理仪容,或是手不知措,或是挺胸收腹,无不想要在童婕面前展示最好的自己。

“嗯。”童婕淡淡应声,目光掠过他们,不少人眼尖,很快认出道牧与候大壮。

“道牧兄,昨晚你二人,所作所为,实在令我佩服。”

“道牧兄敢让莫家人吃瘪,气晕莫墨,将莫家人赶出牧斋院。一个个壮举,都是我等想都不敢想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些人语气多少有些怪异,反讽居多,嘲笑道牧自不量力。

道牧却不听他们说话,道牧三人自顾自在议论些什么,让其他人愈加恼火,话语愈加犀利难听。“如此目中无人,难怪会这么脑残去招惹莫家人……”不少人甚至暗自诅咒起来。

忽然,身后传来一阵骚动,道牧转头看,赫然是莫一三兄弟,身后还跟着二十几个莫家适龄子弟。

“想不到,你二人如此大面子,能让童婕领你二人前来。”莫一三兄弟,人未到,声音已到,排队考生纷纷行礼示好,给莫家人让位。

“二位,为何不站在我莫家人后面呢?”三兄弟面笑肉不笑,语气不无傲慢。

“你看,这怎么好意思。”话虽这么说,候大壮笑咧嘴,人已站到莫家人之后。

道牧差点跳脚,瞪眼怒视候大壮,憋出一句“臭不要脸”,却也排在候大壮身后。未曾见过道牧的人,总算明白,人的脸皮可以这么厚,毫无羞耻心。

“偶闻道牧兄,曾在鸿鹄城待过一段时日?”莫一特意调查道牧,语气有意无意,试探意味很明显,“织女上仙下凡尘,我都未曾一睹仙容,却让道牧兄获得仙缘,着实让莫一沿艳羡。”

“什么?!”道牧咧嘴,足可放下一个大拳头,不无惊讶,“你说我遇到仙女,真是织天仙女?”

“道牧兄,造成特大交通事故。经鉴定人都跪了,头也磕了,竟不知她们贵为仙女?”莫一三兄弟相互对视,写尽疑惑,他们一时间竟分辨不出道牧说话真假,“难不成,对方是凡人你也会跪?”

“嗯。”道牧脸上露出不耻之色,靠在阿萌身上,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眼中尽是绝望与悲哀,“没办法,我在鸿鹄城烙下,一挥之不去的病根。”

莫一闻言,顿时起了好奇心,“道牧兄不妨说说,我在牧星山算是有些影响力,可帮你寻来高明的医者为你诊断。”

“莫墨都被我气晕了,莫家也被我赶出牧斋院,你还对我这么好?”道牧站直身体,目露警惕,“怕不是对我图谋不轨?”手已放在决刀上。

“只怕道牧兄不知道,正是你这般作为,帮我一个大忙,你于是跟莫白对着干,我愈是开心。”莫一开门见山,话语直白。

众所周知的事情,周围的人除了道牧和候大壮,没几个人感到惊讶。

“想必你也知道,我在鸿鹄城做的是名刽子手,死在我手上的人,得以万来记数。怕是上天在惩罚我,亦或在考验我,现今我只要一拿刀就往别人脖子看,就想砍人头。”道牧一脸愁容,决刀狂吟,一股暴虐刀气悄然酝酿。

“道牧!”童婕娇斥,方才将道牧“唤醒”,唯见道牧目光掠过周围人的脖子,两手松开决刀,“你看,这病连织女都没得医,建议我学牧静心。

为了不让自己变成杀人魔头,我这才决定弃剑从牧。并非我不想习剑,只是我真的害怕,我堕入魔道,化身斩头狂魔。”道牧愈说愈沉闷,好似未来没有任何光芒。

若非比较了解道牧,童婕都差点着了道牧的道。

候大壮信了,转过头,煞有介事拍拍道牧肩膀,深表同情,“阿道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就好比我在牧田只要见到水蟑螂就一脚踩死,现如今我看到什么小东西在我脚边转悠,我就想要踩死它。”细细品味,总觉候大壮话里有话,听在有心人耳中,特别此人,心毛。

“唉,大壮,你与我有着本质不同。如我这类人,只怕活不长命。日后你要见我,只怕小事要招魂,大事得挖坟。”话题似乎很沉重,道牧脸色丧许多,身上弥漫着绝望的但是得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下气息,感染了周围的人。“好了,到你了,快进去吧。”

候大壮正一愣一愣,就被道牧一脚踹进辨灾门,掀起水帘道道涟漪,虎背熊腰消失无影踪。

半刻钟后,候大壮方才走出门,他还一脸懵懂,也不知嘴巴一开一合,嘟哝些什么。很快来至道牧身边,满面古怪神情,“阿道,这门里面忒诡异,你可得小心……”

道牧闻言,却指着水镜,“六六六八八,候大壮,甲级甲等。”候大壮名字直接跳至第一名。

候大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使劲揉搓几次,发现水镜画面没变。他还是不敢相信,让道牧打他一巴掌,等道牧扬起手掌的时候,他却猛地跳后几步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候大壮乐开怀,先前忐忑全无。

甲等辨灾门待了半刻钟,童伯羽当年也就做到这个程度罢了。

长沙盆腔炎
石家庄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
兰州医院白癜风哪好
相关阅读
幸福快乐孙杨不哭挑战极限如盖世英雄赤子之心闪耀依依不舍
· 黑格尔野生七彩的外形特点位置

黑格尔野生七彩从外观上还是比较容易和七彩神仙鱼区分的,黑格尔野生七彩的饲养难度非常大,所以不推荐没有饲养经验的新手饲养,那么黑格尔野生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