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手机

木纹绝代玄尊第102章麒麟臂与麒麟刀

时间:2020-09-17   浏览:1次

绝代玄尊 第102章 麒麟臂与麒麟刀

上一章:第101章麒麟洞下一章:第103章麒麟卫

三人有些莫名其妙,都茫然不解的看着突然温顺下来的火麒麟,蝶轩説:“难道井里有宝贝?”

xiǎo宝脑中突然一闪,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:“难道是麒麟刀?”

蝶轩和龙角同时惊叫:“麒麟刀?”

xiǎo宝diǎn头:“还记得我跟你们説过,来越州就是找寻麒麟刀吗?这里是麒麟洞,麒麟刀不藏在这,那会藏到哪里?!”

蝶轩和龙角本就是武林人物,怎会不知道麒麟刀的传説,龙角瞠目问他:“主人,这世上可真有麒麟刀?那可是弑神宝物啊!”

xiǎo宝微微一笑,麒麟刀和龙凤镯不只是武林之宝,还是打开通仙门的钥匙!

可是这些,就算他讲了,蝶轩和龙角也未必相信,所以干脆也不解释,拍了拍麒麟的额头説:“你是要我们到那井边去,对不对?那我们就过去瞧一瞧!”説着大步走道井边,火麒麟也蹿身站到他的面前。hua

井中烈焰熊熊,只是站在边上,常人就会被这火势烧为灰烬,不过xiǎo宝有七彩元丹护身,蝶轩和龙角本身属性相近,自然可以忍受!

可是三人看了半天,只觉得这井中幽深,并无他物。

xiǎo宝眉头一皱,难道这火麒麟是骗自己,麒麟刀并不在这?

突然,井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呼吸,xiǎo宝天赋异禀,这呼吸声几不可闻,蝶轩和龙角未曾察觉,他却已经听到了!

“这里面有人!”xiǎo宝沉声对身边两人説。

蝶轩和龙角3535当即一副骇然惊愕的神色,谁会在这火井中生存?

饶是他们体内有火性,也只是稍微能抵抗一些火灼,要是置身在这火井中,不出半柱香的时间便被烧成灰烬了!

xiǎo宝一个跨步,站在井边,蝶轩一把拉住他问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xiǎo宝皱眉説:“我要下去看看!我感觉下面的人对我们很重要!”

蝶轩变了脸色,抓着他的肩膀摇头説:“不行!这下面火势那么大,你…”

xiǎo宝微笑着用手揉了揉蝶轩的头:“轩儿莫要担心,你忘了我是不惧水火的么?”然后对龙角説:“照顾好她!”掰开蝶轩手指,纵身跳了下去!

火井并不深,dǐng多有两丈,但是很宽,方圆最少三丈,却没有人,xiǎo宝在烈火中睁目一看,却看到又有一只麒麟躺在井底,这一股股燃烧的烈火就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!

xiǎo宝走到它身边,倒抽了一口冷气,只见这麒麟腹部,有一个拳头大的洞口,里面有一颗通红的元丹,熊熊烈火正源源不断的从元丹中散发出来!

很明显,这是一只受伤的麒麟,因为没有打碎它的本命元丹,所以它没有死,只剩下一口气!

不过身体的创伤却令它无法抑制元丹之火的外泄,这才造成了这种不生不死的局面!

xiǎo宝有些不忍,走到麒麟面前蹲下,那麒麟察觉到有人近前,却无力反抗,只是轻微的喘息。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

xiǎo宝伸手盖在那麒麟的伤口上,顿时遮住了元火外泄,洞中黯了一下,余火烧了一会,也就熄灭了!

“砰砰”几声,龙角已和蝶轩一起跳了下来。洞中虽然没了烈火,但是这灼人的热气还是令两人呼吸一滞,过了好半会才适应过来。

xiǎo宝眉头一皱,对二人説:“这里有只受伤的麒麟!”

蝶轩和龙角走到xiǎo宝身边,看着那只受伤的麒麟,龙角骇然问他:“谁能把它打伤?!”

xiǎo宝摇头:“不知道,不过我猜不是凡人!”

蝶轩看着xiǎo宝捂住伤口的手:“这样一直捂着,总不是办法,有没有其他方法救它?”

xiǎo宝摇摇头:“我也想不出。”

原先的火麒麟已经跳了下来,看到xiǎo宝用手掩住受伤麒麟的伤口,目光中露出感激的神色,对着三人不停的转圈,口中“嗷嗷”怪叫!

蝶轩看了一会,突然説:“它好像有救治的办法!”

xiǎo宝急忙问她:“什么办法?”

蝶轩紧盯着围绕在自己身边转圈的麒麟,皱着眉头猜测着它的意思,看它一会在xiǎo宝和自己两人身边转,不时用牙轻轻咬一咬两人的腿,一会又跑到龙角身边,看着他的伤臂,伸出舌头****一下他衣服上的血渍,迟疑着説:“它好像需要血,我们三个人的血!”

龙角愕然:“我们三个人的血?那要多少?总不能让我们将血放干,填满这伤洞吧?只有血也不管用啊,没有皮肉这麒麟还是好不了!”

围绕在身边的麒麟像是听懂了他的话,身体一抖,身上烈焰尽消,慢慢的走到受伤麒麟的身边,身体伏了下去,眨眼间,身体竟缩xiǎo了一倍!

“我知道了!”蝶轩大喊一声,道:“它要以自己做皮肉,借助我们三人的血来救这只受伤的麒麟!”

xiǎo宝和龙角同时一震,不可置信的盯着那头缩xiǎo的麒麟!

蝶轩双目含泪,看着那只受伤的麒麟説:“这只一定是它的妻子,它才会这么舍身相救!”

xiǎo宝摇头説:“不是。[hua更新快,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,最喜欢这种站了,一定要好评]是它的兄弟!”

蝶轩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xiǎo宝指着麒麟的角説截至2014年6月30日:“麒麟乃是麒和麟的合成,公为麒,长角,母为麟。这受伤的麒麟也是有角的,定是它的兄弟!”

龙角最是重义气之人,闻言胸膛一挺,豪然説:“想不到这野兽都有如此血性!那我怎会坐视不管!”

説着右手一diǎn左肩,将自己的穴道解开,“嗞!”的一声,一股鲜血喷溅出来,打在那缩xiǎo麒麟的身上,化作了一缕青烟!

龙角对那缩xiǎo的麒麟大喊:“要用多少血,你自己来拿!”

那缩xiǎo的麒麟被龙角的血一激,浑身激灵了一下,站起身来,直视着龙角,目光中充满了感激。

突然一转身,三人只觉眼前一花,“砰!”的一声,那麒麟已一头撞在井壁上,头上双角“咔嚓”两声,齐根而断!

“它干什么!”蝶轩惊喊一声,想阻拦却已不及!

那麒麟撞的几乎昏厥,却还是强忍着疼痛,叼起两根粗角,摇摇晃晃的走到龙角身边,然后一腾身,竟飞身而起,两根麒角噗的一声,插入到龙角的断臂之中!

“啊!”龙角惨呼一声,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,浑身痛的抽搐,鲜血从断臂中源源不断的流出,在地上聚成一团!

这一番动作委实太快,蝶轩根本不及反应,xiǎo宝就算反应过来,也不敢松手解救,否则会将他们两个活活烧死在这火井之中!

他知道要救这受伤的麒麟需要大量的鲜血,可是如此做法,还是令他怒火攻心,可是看到那缩xiǎo麒麟的眼神,却是毫无敌意,反而是大事已成,得大解脱的神色,不由有些奇怪!

那缩xiǎo麒麟头上双角已断,流出金灿灿的鲜血,伤口也越来越大,血越流越多,和龙角的鲜血汇集一处,腾的一下燃烧起来!

受伤的麒麟似乎已经感应到了,身体一动,xiǎo宝紧忙按紧,不让它动弹。

那燃烧的鲜血似乎具有灵性,自己流到伤麒身边,融入到它的体内!

断角麒麟眼见鲜血被伤麒吸收,目光大喜,对着xiǎo宝和蝶轩“嗷嗷”叫了几声,眼中无限感激,俯身趴在伤麒身上,用头拨开xiǎo宝的手,掩住伤口,让血流入伤麒体内。

xiǎo宝恍然説:“我明白了!”

他将昏厥的龙角搀到伤麒身边,让流出的鲜血与麒血融合,一起流进伤麒体内,扭头对蝶轩説:“它是用自己精血肉为元,凡人血液为本,神血为媒,为这伤麒补创!”

蝶轩一呆,眼睛看着因失血过多而越来越缩xiǎo的麒麟,眼泪终于流了下来,哽咽着説:“那它…它岂不是要牺牲自己?”

xiǎo宝长叹一声:“想不到这麒麟比人还要重情义!真是可惜啊!”

那断角麒麟此刻血几乎已经流干,身体也如一般野狼般大xiǎo,突然仰头长嘶一声,从嘴里吐出一粒金光闪闪的圆丹,低头送到伤麒体内。

两丹一碰,瞬间爆炸,火焰将喷未喷之际,断角麒麟以用本身将伤口堵住!随着烈火的燃烧,断角麒麟也跟着燃烧起来,身形不断萎缩,像是融化了一般!

xiǎo宝急忙説:“咬破手指!快!”当即将食指放入嘴里,用力一咬,鲜血迸溅,拉着蝶轩俯身到伤麒身边,用食指按在原来伤口的边缘,轻轻的滑动,让鲜血融入到伤麒体内!

蝶轩也学着xiǎo宝的样子,将手指摁在伤麒身上,沿着原先伤口的边缘滑动着。

原先拳头大的伤洞此刻已经被封住,断角麒麟在烈火中燃烧的连灰烬都没有留下,只剩下这补住伤洞的一层皮肤,却是和伤麒浑然一体,连一丝疤痕都没有留下!

伤麒体内已经停止了吸血,喘息声并之先前雄厚了许多。只是腹中还是噼啪之声不止,它也难以动弹。

xiǎo宝和蝶轩收回手指,扶起身旁的龙角,骇然发现那两根麒角竟跟龙角断臂上的骨头接在一起,根本不可能拔出来了!

xiǎo宝有些心疼,刚一触碰,昏迷中的龙角眉头一皱,痛的呻吟一声,xiǎo宝赶紧缩了手,不敢再动!

伤麒体内噼啪之声逐渐消失,身体一个激灵,慢慢站了起来,“轰!”的一声,护体之火熊熊燃烧,比之原来的麒麟更胜几分,浑然没有了一diǎn受伤的样子!

蝶轩不由自主的走到它的身边,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灼热感,用手试探着抚摸烈火中的麒麟,麒麟大吼一声,双目中显出臣服的神色,对着蝶轩竟跪了下去,全身俯在地上,任凭蝶轩抚摸!

xiǎo宝心中一宽,对蝶轩説:“轩儿,麒麟认主它是你的坐骑了!”

蝶轩惊喜的大喊:“真的吗?”

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


丁桂儿脐贴管孩子肚子疼吗
灰指甲应该外用什么药好
盐城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
相关阅读
上海小夫妻10万装精致74平米
· 木纹朝鲜脱北者承认编故事曾称家人出逃前被处死

朝鲜脱北者承认编故事 曾称家人出逃前被处死对于一直以来支持、信任和相信我的所有人,我非常感激。但与此同时,我对你们每一个人表示深深的歉意...

友情链接